Category Archives: Eurasia

“一带一路”对中国经济帮助有多大?(华泰证券研究-华尔街见闻)

本文作者文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华尔街见闻专栏作家俞平康。授权华尔街见闻发表。

中国推新版“马歇尔计划”支持中国经济的走出去战略,设立规模达400亿的基金,用于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以及我国相关西部、东南部省份的基建、能源、金融合作等方面提供融资支持,达到输出国内过剩产能,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及提升中国的国际影响力的战略目标。

经投入产出模型严格计算后,我们认为:

1、中短期内,“一带一路”有助于消化过剩产能,但对推动本国经济增长效益不大。以投入产出模型计算,1单位的基建投资将拉动上游相关产业1.89单位的生产扩张,但更重要的是,作为上游产业,1单位的基建投资可以推动下游产业3.05单位的生产扩张。“一路一带”将有助于国内部分行业如钢材、水泥、煤炭等对过剩产能的消化,因为虽然1单位的投资走了出去,但是1.89单位的生产还是源自于国内的。然而在“基建走出去”的情况下,1单位的基建投资对下游产业所产生的3.05单位的推动效应就完全贡献给了国外,而不是推动本国经济。

2、中长期内“一带一路”助力亚太经济一体化,战略意义重大,且有助于我国外储投资方向多元化。中国将通过21世纪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促进区域经济的一体化,带动区域间贸易活动的增长和更广泛的区域合作,通过充分利用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做到贸易成本的最小化,从而促进区域间资源的合理配置。此外,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着眼于能源和国家安全的战略意义,对“一路一带”的投资将带来经济体外延的扩张。同时,此战略有助于我国巨额外汇储备投资方向的多元化。

3、与美国马歇尔计划不同,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对世界经济具有更广泛的经济效益。与美国的“马歇尔计划”不同,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是一种更无偿的“赠予”,对于区域经济的贡献更加显著。美国“马歇尔计划”的主要资金都用于购买最终产品进行消费,而这些最终产品又多数来自于美国,对于美国经济的拉动效应十分显著。而中国的“马歇尔计划”采取基建输出的方式,基建投资作为中上游产品,其产生的引致投资、引致消费完全留给了“一路一带”的沿线地区,因此可以说“一路一带”确实会繁荣一路、富强一带,这是中国赠予地区经济增长的外部效应。

4、“一带一路”须循序渐进地展开,加强危机应对机制,并在海外援助中增加对中国下游产品的需求。中国的地缘政治十分复杂,并且从中国多年欧洲开发的经验来看,有必要保持较高的军事水平应对海外投资可能面对的多方困难。对外的基建输出仍应当循序渐进的原则,在资金的投放上采取“试水”的态度,充分保障投资的回报率。同时,借鉴美国马歇尔计划的经验,我们在今后海外投资和援建中应增加对我国下游产品的需求,扩大海外投资和援助对我国经济的拉动效应。

在现阶段国内经济缓慢筑底,国内需求相对疲弱的局面下,“一带一路”为国内部分产业中短期内消化过剩产能和去库存提供了契机。依托于港口、公路建设公司等投资主体,通过“走出去”战略,投资于“一路一带”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通过运营管理收回部分的投资收益。

一个仔细计算过的数字胜过千言万语,我们可以通过投入产出模型来理解“走出去的基建投资”具体有何效应,该方法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列昂惕夫创立,主要贡献在于可以测量国民经济各产业之间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从而对产业结构及国民收入的构成做出合理判断。

投入产出表的系数分析为我们提供了某行业对其上游行业的总需求的拉动效应和对其下游行业的总供给的推动效应的测量方法。经过仔细计算,我们获得了各行业的完全消耗系数(拉动效应)和完全分配系数(推动效应)。下表列出了基建行业和房地产建筑业两个大行业的系数。其中,与基建相关行业有6个(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燃气生产和供应业,水的生产和供应业,交通运输及仓储业,邮政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与房地产建筑业相关的行业有两个(房地产业,建筑业)。

 

在拉动效应方面,1单位的基建产出将拉动上游相关产业1.89单位的生产扩张,这个效应可能更大,因为我们在这里仅囊括了6个基建的相关行业,但大体上基建投资与房地产业的拉动效应是相当的,或者说略低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从中短期内来看,“一路一带”战略导致的“走出去的基建投资”将对于国内部分行业如钢材、水泥、煤炭等的去化产生积极作用,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虽然投资走了出去,但是生产还是源自于国内的。

在推动效应方面,主要指该行业对于下游生产所激发的总供给,例如1单位的基建产出将总体推动3.05个单位的供给的扩张,这集中体现了基建作为上游产业带动整体经济发展的效用。相对而言,房地产作为下游产业,推动效应就小得多,这是符合经济直觉的。然而在“基建走出去”的情况下,基建行业这一部分的推动效应对我国经济而言就损失了,因为基建投资发生在国外,推动效应也发生在国外。我们常说的“要想富,先修路”就描述了基建作为供给所能给其他行业带来的推动效应,若是道路修在国外,虽然修路所用的设备、材料对我国经济仍然有拉动作用,但我们就无法同时享有道路的使用给当地经济带来的推动效应了。

但是中长期内“一路一带”助力亚洲经济一体化,战略意义重大,并有利于外储投资多元化

虽然损失了基建投资带来的推动效应,但“一带一路”在中长期内的战略意义仍然可圈可点,因为通过21世纪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中国将促进区域经济的一体化,首先采取资本的输出引领亚洲经济的增长,从而带来区域间贸易活动的增长和更广泛的区域合作,通过充分利用各经济体的比较优势做到贸易成本的最小化,从而促进区域间资源的合理配置,这一点与欧美经济一体化的逻辑是十分类似的,例如,美国和加拿大在二战中基础设施受损最小,它们比战前要繁荣的多,但是出口贸易只占经济中的一小部分,马歇尔计划中很大一部分资金援助将被欧洲用来从美/加处购买工业制成品和原材料,这就促进了区域间进出口贸易的增长。而“一路一带”战略也将使中国自身从这一类似的路径中受益。
此外,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着眼于能源和国家安全的战略意义,对“一路一带”的投资将带来经济体外延的扩张。这些基建投资、尤其是后续的运营,将带来与国外更多的能源领域的合作机遇,这将会回补常年以来我国经济对于部分能源的议价权方面的劣势,而对外的投资也将逐渐带来国防外延的扩张。
第三,“一带一路”的基金融资来源中我国外储占比在65%以上,这有助于我国巨额外汇储备投资方向的多元化。基建投资在严格控制投资风险的基础上,长远看可能实现比美国国债更高的收益。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与美国不同,对世界经济具有更广泛的经济效益

二战结束后,为消化美国在战时的过剩产能,美国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马歇尔计划”,将庞大的资本输出到欧洲,刺激消费品、就业市场复苏,拉动欧洲对基本消费品的需求潜能、进而带动美国出口贸易,并且增强了欧洲地区的对美国中枢的向心力,奠定了美国的战略地位。美国输欧的资金总量为130亿(赠款90%、贷款10%),其中88亿流入货品采购,27亿进入原料市场,16亿流入工业机械。

欧洲经合组织OECD的前身在美国援助款项的分配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要求必须以各国的资源、生产指标、进出口贸易、国际收支及外汇储备等为依据,进行某种程度的跨国调节;因此马歇尔计划无形中促进了西欧地区的贸易自由化和欧洲一体化进程,也形成了实际上的以美国为核心,各国依据美方统筹进行经济重建的机制。

 

欧亚经济联盟启动,或对中国产生影响(中新社 2014.1.2)

中新社阿斯塔纳1月2日电(记者 文龙杰)欧亚经济联盟2015年1月1日起正式投入运营,其成员国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这标志着三国经济一体化达到新水平。专家分析,该联盟或将对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推进产生一定影响。

欧亚经济联盟前身是俄白哈三国于2010年成立的关税同盟,联盟建立后将保障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在俄、白、哈三国境内自由流通,并推行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尤其是在劳动力领域,从1月1日起,俄、白、哈三国公民可在任一成员国内工作。市场的整合,将有利于激发出三国的经济潜力。普京曾表示,经济联盟将成为独联体地区的一个经济引擎,成为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中心。

该组织还将吸纳新成员,亚美尼亚近期即将加入,吉尔吉斯则拟在今年5月加入。不排除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在未来加入的可能性。

如果算上吉尔吉斯,将有三个联盟成员国与中国接壤。其中哈、吉均为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国家。这个覆盖1.7亿人口市场,GDP总额超过4.5万亿美元的新经济组织,是否会对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产生影响?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国际问题专家肖斌认为,短期内中国与哈、吉两国的边民互市贸易可能会受影响,因为,欧亚经济联盟内部零关税,这使中国对这两国的出口成本相对增加;联盟还会增强其成员国在一些问题上同中国进行议价的能力,例如能源。

肖斌还指出,从长期来看,若欧亚经济联盟发展较好,将有可能增加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向西推进的难度。

不过,“这种影响不会是根本性的”,国防科技大学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杜冰瑜告诉中新社记者,一方面,“欧亚经济联盟会使哈、吉两国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更加密切,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即便没有这个组织,俄也是这两国最主要的贸易对象。”

另一方面,“就与中国的合作而言,哈、吉独立之后奉行多元化外交,同中国的经济合作一直在不断发展,尤其是以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同中国的双边合作动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内生于双方的需要。”杜冰瑜认为。

另外,“为了降低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风险,中亚国家会加强与中国的双边经济合作”,肖斌分析道。因为,欧亚经济联盟内部还有许多棘手问题有待解决。当国家利益与联盟的超国家利益之间产生矛盾时,各成员国何去何从?去年卢布发生动荡时,白俄要求与俄用美元或卢布进行结算表明,成员国更多地会考虑本国利益。这意味着,三国在一体化的方向上,还有很长并且崎岖的路要走。

因此,要问“欧亚经济联盟的一体化将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不妨先试着回答另一个问题:真正的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何时能实现?

中哈合作升级 79个项目助我国产能转移(27/12/2014-每日经济新闻)

中哈合作升级 79个项目助我国产能转移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41229/003021181939.shtml

每经记者 王辛夷 发自北京

“一带一路”合作有了新进展。

12月26日,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产能合作第一次对话在北京签署《会议纪要》,初步确定16个早期收获项目和63个前景项目清单,涉及钢铁、水泥、平板玻璃(954, 37.00,4.03%)、能源、电力、矿业、化工等领域。

双方还确定,将争取在明年3月哈萨克斯坦总理来访时见证签署中哈产能合作框架协议和一批企业间协议。

12月中旬,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中哈签署了价值140亿美元的合作文件,并就180亿美元的 “中哈合作框架协议”达成初步共识。

社科院西部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魏后凯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中亚国家对于在我国产能过剩的钢铁、水泥等行业存在需求,双方经济互补性明显。

79个项目助力化解产能过剩

12月14日晚,李克强在中哈企业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闭幕式上说:“今天台下坐着270多名中方企业代表,还有230多名哈方企业代表。这说明,中方企业家对来哈萨克斯坦投资有浓厚的兴趣;同时也说明,哈方企业家把会场里更多的座位让给了中国朋友,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人来这里做生意。”

总理的话很快取得了更富有实质性的进展。仅仅两周后,中哈产能合作第一次对话在北京举行,初步确定了16个早期收获项目和63个前景项目清单,涉及钢铁、水泥、平板玻璃、能源、电力、矿业、化工等领域。

这些领域多为我国产能过剩现象严重的行业。魏后凯介绍,中亚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对于钢铁、水泥等产品存在市场需要。而这些行业在我国发展已经比较成熟,又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双方互补性很强。

他还提醒,产能合作不仅是贸易合作,还可以是资本合作。中方通过在哈萨克斯坦投资,既实现了产业转移,又促进了企业“走出去”的步伐。

会上,哈方还提出希望在食品、轻纺、家具、建材、农业、旅游等领域开展产能合作,并愿意提供融资配套和优惠政策。而这些领域,也都是中国发展较为成熟先进的。

对于总理出访取得的成就,新华社发表评论称:“320亿美元等于在双方国家层面实现了资源的优化配置,既为哈萨克斯坦提供了目前经济发展所急需的资金、技术和装备,又给中国企业走出去、过剩产能转移提供了空间和市场,这种1+1>2的合作会产生巨大的辐射和带动作用,最终的结果将是140+180>320。”

“一带一路”双边先行

2000多年前,古老的丝绸之路就将中哈两国联系在一起。如今,“丝绸之路经济带”再次让两国关系受到格外关注。

发改委透露,在本次会议上,双方商定将抓紧工作,继续磋商,敲定项目清单,探讨合作模式,争取在2015年3月哈萨克斯坦总理来访时见证签署中哈产能合作框架协议和一批企业间协议。

哈萨克斯坦方面还在为加强双边合作“做功课”。12月25日,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东大门”经济特区陆港正式投入使用。

对这一陆港,哈方寄予厚望,希望通过它大幅提高哈萨克斯坦与中国之间的贸易额,并扩大中国与里海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

除了哈萨克斯坦,中国也在与沿线国家加强合作。今年以来,中国已经与塔吉克斯坦启动了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建设,与斯里兰卡启动了双边自贸谈判,与印度积极研究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与泰国推进中泰铁路项目……

“一带一路”从一个并不清晰的概念,逐渐演变成一个又一个看得见、抓得着的项目。魏后凯认为,针对每个国家的关注点和优势,在推动双边合作时做到互助互利,实现合作的长期稳定,才能逐渐走向多边、一体化的经济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