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ews

SWIFT宣布为2014年的讯息费用返利10%(press release-2015.1.6)


SWIFT
宣布为2014年的讯息费用返利10%

全球范围内的SWIFT用户将享受到总计超过3,000 万欧元的年度回馈

 

中国北京,201516 SWIFT近日宣布将针对2014年的讯息收费提供10%的回馈。此项面向全球SWIFT用户的返利活动总价将超过3, 000万欧元,具体款项将于2015年3月上旬开始退还。

SWIFT董事会主席Yawar Shah先生表示:“强劲的流量增长趋势和不断创新的营运效益令SWIFT能以更多的实际行动回馈广大用户。除了10%返利以外,广大用户可以通过SWIFT大幅结构性下调的收费模式节省更多额外成本。我们将通过这些策略性费用收取计划,继续帮助客户实现成本的降低”。

SWIFT财务总监Francis Vanbever先生补充道:“这是SWIFT继2014年公布结构性收费下调后再次额外推出的回馈。早在2010年,SWIFT就设立了旨在于2015年将讯息费用减半的跨年度发展策略。我们比原定计划提早了一年达成目标”。

2014 年收费下调的重点包括:

  • 金融讯息收费平均下调20%,为顾客节省成本合共5,200万欧元;
  • 为高流量双边联系提高折扣,为顾客节省成本合共2,600万欧元。

2014全年的金融流量增长幅度超过10.95%。2014年9月30日,SWIFT在处理了2, 600万个金融讯息的同时录得全年最高流量。 SWIFT在2014年处理了超过56亿个的讯息。

 

-完-

 

编辑备注:

SWIFT于2010年承诺将在5年内下调讯息收费的30%到50%。而此项目标也在SWIFT 2015发展策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2014年,SWIFT较原定计划提早一年达到此承诺的上限,为SWIFT用户群下调讯息费用的50%。

自1996年下调30%的讯息费用,SWIFT一直致力与降低相关收费。自2001年起,通过实现成本控制和削减力度的加强,SWIFT下调收费的努力的颇有成效。 2010年是 SWIFT实行策略性费用大幅下调的第三个周期。至今为止,SWIFT 讯息价格已下调88%。在过去两次策略性收费计划中,SWIFT均承诺在 5年内下调高达50%的讯息收费,而这些承诺全部如期兑现。

欧亚经济联盟启动,或对中国产生影响(中新社 2014.1.2)

中新社阿斯塔纳1月2日电(记者 文龙杰)欧亚经济联盟2015年1月1日起正式投入运营,其成员国包括俄罗斯、白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这标志着三国经济一体化达到新水平。专家分析,该联盟或将对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推进产生一定影响。

欧亚经济联盟前身是俄白哈三国于2010年成立的关税同盟,联盟建立后将保障商品、服务、资本和劳动力在俄、白、哈三国境内自由流通,并推行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尤其是在劳动力领域,从1月1日起,俄、白、哈三国公民可在任一成员国内工作。市场的整合,将有利于激发出三国的经济潜力。普京曾表示,经济联盟将成为独联体地区的一个经济引擎,成为一个新的世界经济中心。

该组织还将吸纳新成员,亚美尼亚近期即将加入,吉尔吉斯则拟在今年5月加入。不排除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在未来加入的可能性。

如果算上吉尔吉斯,将有三个联盟成员国与中国接壤。其中哈、吉均为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国家。这个覆盖1.7亿人口市场,GDP总额超过4.5万亿美元的新经济组织,是否会对中国与中亚国家的合作产生影响?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所国际问题专家肖斌认为,短期内中国与哈、吉两国的边民互市贸易可能会受影响,因为,欧亚经济联盟内部零关税,这使中国对这两国的出口成本相对增加;联盟还会增强其成员国在一些问题上同中国进行议价的能力,例如能源。

肖斌还指出,从长期来看,若欧亚经济联盟发展较好,将有可能增加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向西推进的难度。

不过,“这种影响不会是根本性的”,国防科技大学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杜冰瑜告诉中新社记者,一方面,“欧亚经济联盟会使哈、吉两国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更加密切,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即便没有这个组织,俄也是这两国最主要的贸易对象。”

另一方面,“就与中国的合作而言,哈、吉独立之后奉行多元化外交,同中国的经济合作一直在不断发展,尤其是以今天中国的经济实力,同中国的双边合作动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内生于双方的需要。”杜冰瑜认为。

另外,“为了降低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风险,中亚国家会加强与中国的双边经济合作”,肖斌分析道。因为,欧亚经济联盟内部还有许多棘手问题有待解决。当国家利益与联盟的超国家利益之间产生矛盾时,各成员国何去何从?去年卢布发生动荡时,白俄要求与俄用美元或卢布进行结算表明,成员国更多地会考虑本国利益。这意味着,三国在一体化的方向上,还有很长并且崎岖的路要走。

因此,要问“欧亚经济联盟的一体化将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不妨先试着回答另一个问题:真正的欧亚经济联盟一体化何时能实现?